看著染上毒癮不可自拔的兒子,阿霞無語問蒼天,哀號怒吼著,哭天搶地的叫著阿忠的名,怨他為什麼走的這麼早,留下他一個人,無力教養的兒子,遠嫁到美國去了的女兒也無法依靠,真不知道下半輩子該怎麼辦才好?

不知道自己是做錯了什麼,讓兒子這樣的深陷泥沼,該怎麼做才能把他拉回正途?

 

**初識**

阿霞是在餐廳做事的時候認識阿忠的,那時候他只是在餐廳裡端盤子打雜的女侍,阿忠已經是餐廳的大老闆了。

她的外表是會讓男人多回頭幾次的那一型,當時最流行的妹妹頭,別上簡簡單單的一個髮飾在側,不像其他女孩般遇到男人就害羞的低下頭來,反而是一臉笑盈盈的自信模樣,這讓阿霞跟其他女人比起來就是多了點不同的味道。

 

這樣的一個女人,當然是不乏男人追求的,餐廳裡幾個師傅都對她蠻有意思,只是,雖然阿霞她看似笑臉盈人好親近,但其實對哪個男人她都不放在心上,年紀輕輕的阿霞,心思更不同於其他女人,她清楚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。

那些師傅的邀約,她總是能四兩撥千斤的委婉拒絕,做到不得不失。

 

私底下,阿霞對這些男人們的追求是滿心竊喜的,只不過,這些人都不是她想要的對象,自信滿滿的阿霞看著鏡裡的自己,搔首弄姿的擺了個迷人的姿態,又笑了笑,就憑這些平凡的餐廳師傅,也想吃她這塊天鵝肉嗎!

阿霞的眼界更高,她的未來她的天空,可不是這些人給得起的。

 

她總是一臉自信,尤其在大老闆阿忠面前,既不羞怯也不高傲,只是自信的微笑著目視著大老闆,輕輕的點個頭打個招呼,就又轉身去做她的工作,大老闆喜歡上的或許是她的外表,也或許是她的那份自信美?誰也說不清楚。

很快的阿忠對她越來越注意,進而開始追求阿霞。

有時阿忠會有意無意的多看她兩眼,或是特意的要她幫忙跑腿、招待自己的朋友、客人之類,讓阿霞多了很多在阿忠面前進出走動的機會,漸漸的,阿忠在對她越來越熟稔之後,對她展開邀約。

在幾次的欲拒還迎之後,阿霞終於羞赧的答應阿忠,一次兩次,到三天兩頭的下班之後,帶她到郊外去看看夜景,或是到其他西餐廳去享受一頓浪漫的晚餐。

 

一天晚上阿忠帶著阿霞到山上去看夜景,趁著阿霞不注意的時候,從後座拿了一大束的海芋來要給她,「阿霞,我不會讓你吃苦的,對我家裡那個女人,你知道我們一點感情都沒有,我一直都只把她當成大姐一樣看,而你不同,你是我認真想要在一起的女人。」

他一邊說,一邊從口袋裡掏出一個絨布小盒子來。「雖然這顆鑽不大,但是相信我,以後我會給你我所有的一切!」

阿霞驚喜的看著阿忠,她心裡知道,眼前這個男人對自己,已經放了感情,雖然未來的路還很不確定,但是這個男人,將會是她可以依靠後半輩子的。

 

對於大老闆的追求攻勢,僅管明知他家裡已經有個老婆了,但是阿霞還是動心淪陷,阿霞嬌羞的點點頭,伸出手來讓阿忠把戒指戴上。

兩個人就這麼偷偷交往起來。

 

兩人走在一起之後,阿忠把阿霞從一個女侍捧起來做餐廳的駐唱小歌星,在當年,也算是有聲有色的。甚至,阿忠還出錢幫他出了幾張碟呢!

阿忠說:「總有一天會把你給娶進門的。」

為了阿忠的話,阿霞豁了出去,眼前這個男人是可以依靠的吧!不管怎樣,她的人和心,都已經交給了阿忠。

 

只是,要明媒正娶倒也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,其實阿忠家裡已經有個老婆阿銀,而且還是父母媒妁之言給娶回來的,要想離婚,談何容易?再加上阿忠父母與阿銀又一直認為都是阿霞這個狐狸精的勾引,才讓阿忠在外夜夜笙歌,所以更是大力反對阿忠與阿霞的來往。

「我們家在這裡也算是有頭有臉的,你要討個唱歌的女人進門丟人現眼,我可丟不起這個人!」最先反對的是阿忠的奶奶。

「我也反對!你這樣給我們家丟人,以後我們還怎麼敢出門唷!」阿忠的老母跟著打邊腔。

「可是……,這次我是認真的。」阿忠無力的回道。

「你要什麼樣的女人沒有,偏偏要討個唱歌的女人回來!」阿忠的老父也跟著說。

「總之我們是不會答應的!」奶奶下了最後決定,巍然的起身回房。

 一場家族會議也就這麼宣告破局。

 

談判破局加上兩老的壓力,阿忠一直無法順利的和阿銀離婚,迎娶阿霞,兩頭不討好之下,阿忠也只好維持現況,只是,這些話他是不敢對阿霞說的。


戀愛中的女人都是這麼盲目的,阿霞也不管外面的眾多輿論壓力,不管別人笑她是個連名份都沒有的小細姨,只想好好的跟阿忠在一起,也不管是不是傷害了他家中的老婆的心。

只要阿忠的心裡是愛她的,那也就夠了,其他的,她也不敢多求。



只是,女人的心機畢竟還是有的,她當然知道有句話叫「母憑子貴」,阿霞終於有了身孕。

 

這下可不得了了,未婚懷孕在民風純僕的當時來講,可說是大不道的事。

本來阿霞與阿忠往來,是瞞著家裡的,但是,隨著肚子一天一天大起來,可是怎麼樣都無法瞞住家人,阿霞的父親急怒攻心,把阿霞趕了出門,要她永遠不要再回去。

「你有本事,算你行!你要生就自己死到外面去生,以後你們母子怎麼樣都跟我們家沒有關係!」阿霞的父親大聲的狂吼,一邊把她的幾件衣服丟到她臉上,打開大門就要她滾。



其實阿霞還是很渴望能得到家人的祝福,雖然一開始她就知道這一切都會是奢求,但她還是這麼得心存著希望,只是沒想到,在事發之後,她家人會反對成這樣,甚至將她掃地出門。

阿霞流著淚挺著腰,孤單單的佇在家對面的騎樓底,弟妹們躲在窗簾後面偷偷的看著她,不敢多說一句話。

 

而今,阿霞也只剩下阿忠了,幸好阿忠還算付責任,在外頭租了間房子給她,讓阿霞能專心養胎。

「以後這裡就是我們的家,你就先專心把孩子生下來吧!店裡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,有我呢!」阿忠溫柔的這樣說。

 

由於在外頭已經有了個愛巢,也讓阿忠開始夜不歸營,這讓阿忠的老婆是要如何情何以堪才好?

三天兩頭的到餐廳去找阿忠理論,潑婦罵街的演出全武行,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苦苦哀求丈夫回心轉意,她嫁給阿忠都這麼多年了,也沒做錯過什麼事,他怎麼能這樣說不要就不要呢!

能做的都做了,但阿忠心裡就是沒有她,又怎麼肯回頭。

當初結婚就已經沒有感情的基礎在,老婆又大他幾歲,阿忠一直以來就只是把她當姐姐一般看待,親情是有的,但卻沒有夫妻的那種愛情在。

阿忠老婆在知道阿霞懷孕的事後,更是惶恐,他跟阿忠結婚多年,一直沒有生下一兒半女,如果讓阿霞生下個兒子來,那他在家裡可能連一點地位也沒有了,現在要不是有公婆的力挺,可能早就讓阿忠給離緣了吧?

可是,從她小產過一次之後,就一直無法再有身孕也是不爭的事實,最後,她跑去孤兒院領養了個小女孩回家,取名來弟,希望她和阿忠還有一線機會,可以真的招個弟弟來,那阿忠,也許還會回頭,也許……。



 

創作者介紹

幽幽谷

ayakol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