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算以後老公不再照顧她的生活,未來至少還有個小孩能照料著她的老年,不至於真的孤苦無依。來弟的存在像是對她生命的一種嘲諷,別說阿忠老早拒絕回家和她行房,那次的小產對她也實在是太傷,她沒再懷過小孩。

阿忠對那個領養來的小孩來弟根本也沒有父女情,但是因為心裡對家裡老婆多少有點愧疚,也就由著她去,反正家裡也不差那一張口。至此,兩個人算是真正的有名無實,全靠一張紙來維繫。


十個月後,阿霞生下了一個女兒,阿忠雖然高興,但也難免也些失望,如果能一舉得男該有多好,活了大半輩子,辛苦了大半輩子,打拼來的一切,如果可以後繼有人,那就好了。

阿霞也是一樣的失望,如果能夠生下個男娃,那入主阿忠家的日子就舉目有望了呀!

生下女兒阿芬之後,阿忠的生意越來越興,簡直如日中天一般,阿霞這個地下老板娘也當的很不亦樂乎,僅管有實無名,但是至少她抓住的,是阿忠的人呀!

總比他的大老婆好多了,什麼都沒有,就連女兒,都是去跟人分來的,就算阿忠每個月還是都會拿筆安家費回去,她也不是挺在意,對他們來講那只是九牛一毛,不值一提的。

阿霞生下女兒以後,又再投入餐廳的工作,完全的以老闆娘自居,她就像搶錢一族一樣,拼命賺錢。

 

其實阿霞也是有私心的,她和阿忠畢竟有名無份,以後要是阿忠一個變心,她可不能什麼都沒留下,餐廳賺的錢,她以要給阿芬當未來的學費為由,留下了一部份到她自己的戶頭裡去。

阿忠沒有多說什麼,女人的這點心眼他是懂的,但是為了給阿霞一個保障的生活,也就由著她去了。

 

晚霞*新生

兩年後,阿霞又有了,這次果然不負眾望的生下個男娃來,阿霞想,她終於可以出頭了,熬了這麼久,等的就是這一天啊!

因為有了阿保,阿忠終於敢正大光名地抱著初生的阿保,帶著阿霞跟阿芬回家,告訴他爹終於是有後了,要家中兩老接受阿霞,正視阿霞的存在!他們的金孫,可不能沒有家啊!

 

那天對阿銀來講就像是天崩地裂了一般,她沒想到,竟然真的讓那野女人給拼了個帶把的小雜種來,以後在家中,她是真的沒地位了。她抽抽答答的躲在簾後哭了起來,一旁的來弟,懂事的把她抱個緊緊,盡管不懂得大人的世界,她也知道未來的生活,即將有了不同的改變。

果然,家中兩老看到阿霞為他們生下了個金孫,高興的像什麼一樣,雖然對阿銀有些愧疚,但是也很快就被新生命的喜悅給沖散了。幸好他們也還算有點良心,沒有因為金孫而把媳婦掃地出門,還是要阿銀當他的大老婆,討個細姨對他們來講也不算是太丟人的事。對此,阿忠也沒有異議。



阿 霞跟兩個小孩就這樣住進了阿忠家,為了要把阿銀給踩到腳底下,阿霞努力的做好媳婦該做的所有事,相夫教子、侍奉公婆,雖然沒有名份,雖然不是大紅花轎明媒 正娶,但是好強的她不管怎樣都要做到最好,最好讓家中兩老覺得阿銀就像是個無用廢人,只會茶來伸手飯來張口,那她就是家中最不可或缺的當家角色了。

果然,阿霞越來越囂張跋扈,儼然就是一家之主一樣的發號施令,兩個女人的戰爭開始白熱化了起來,夾在中間的阿忠只有左右不是人,吃力不討好。

阿霞嘴巴卻越來越尖酸刻薄起來,所有挖苦人的話,她都用到至極,連阿忠無法給她一個正式明份的事情,也越來越無法忍受,三不五時就找機會大吵大鬧,不把阿銀這眼中釘給拔除是決不甘願的了。


有一次,阿銀的養女來弟來找弟弟妹妹要一起玩,被阿霞看見,一掃把就將她趕出門去,要她別想帶壞了她的小孩,大罵來弟是個連雜種都不如的小鬼。來弟嚇的一屁股尿,哭著回去找阿銀。

而阿銀就算心裡再氣再不平,卻連幫女兒出頭的勇氣都沒有,只能聽著阿霞叫囂,要她們兩個離她小孩遠一點!別弄髒了她的小孩!

這對阿銀跟來弟來講是多大的恥辱,可是她們也只能咬著牙吞聲走開,那個家已沒有她們發聲的餘地。



阿忠的父母看在金孫的份上,對阿霞也不多言,倒是阿忠的奶奶對那個狐狸精的所做所為很看不慣,也只有她敢對阿霞大小聲,阿霞對阿銀做了什麼,她就如數還給阿霞。只是這於事無補,只會讓阿霞更懷恨在心,在暗地裡對阿銀更加的大呼小喝,苦到的只是阿銀。

偏偏阿忠對他這個奶奶是很聽話的,所以阿霞也不敢對奶奶太過份,也只有在奶奶面前,她才稍微的壓下一點囂張氣燄。


阿忠奶奶常學著阿霞的尖酸語氣說話,冷冷的說她這狐狸精總會有報應的,不要以為她生了兩個小孩,就可以有恃無恐,她們可不是那麼好欺負。

在家裡,阿霞被阿忠奶奶逼著做一堆的家事,極盡苛刻之所能,反正阿霞不是都搶著做嗎!就讓她做個夠。

家中所有清潔都要比照大飯店一般,甚至比高級飯店更加一塵不染,做不到就酸她。「不是很強?細姨本來就要做所有的家事,大老婆只要享福就好,想進他們家不是那麼簡單的。」


阿霞在家被逼著有做不完的家事,加上兩個小孩更是讓她忙的焦頭爛額,餐廳她是無力再去的,這也讓阿忠有了其他機會,因為是大餐廳的老闆,自然是有很多自動送上門的女人,沒人不想跟著阿霞的後路,可以扶搖直上青天,從此過著不愁吃穿的日子。

漸漸開始有些風聲傳到阿霞耳裡,讓阿霞簡直氣炸了,她在家辛辛苦苦打仗,侍奉公婆,沒想到阿忠竟然這樣對她!

他怎敢!



阿霞氣的衝到餐廳跟阿忠理論,吼著罵他狼心狗肺沒良心,阿忠回說男人在外逢場作戲在所難免,當初跟阿霞不也是這麼來的,他憑什麼來跟他大小聲,還讓他這麼沒面子,甩了阿霞一耳光就要她滾回家燒飯去。

阿霞幾曾何時受過此等恥辱,只是不敢再跟阿忠硬碰硬的她也只好咬牙忍下,她心想,總有一天她會讓一切都改觀的。

她不會再受這種氣的,她要把所有眼中釘一個一個的拔除。

女人的恨意真是不容小覷,阿霞一步一步的前進目的地,當初生下阿保不就是成功的跨進阿忠家大門了嘛!接下來,就是把那個女人阿銀還有其他外面的狐狸精趕走,成為阿忠唯一的女人,讓阿忠永遠也離不開她。

 

阿霞這樣在心裡對自己發誓。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幽幽谷

ayakol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