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首先就對阿保洗腦,要阿保好好跟著他阿爸,阿爸要去哪裡,他就跟到哪裡,年紀小小的阿保,樂的可以跟著阿爸到處去玩去逛,回家以後,阿母還有糖果、點心的餵著他,高興的直點頭。

只是跟沒兩次,他就開始發愁。

阿爸帶著他去找一些阿姨、姐姐的聊天,回家的路上,總還要再三叮嚀,要他別在阿母面前說溜了嘴,為了賄賂小小阿保,他阿爸倒也不手軟的總買些高級玩具給他。

而他阿母,每每在他們回家以後,拿出許多的糖果甜點給他,無所不用其極的旁敲側擊,套話問話,阿保卻只是乖乖的搖頭,什麼話都不說,小小年紀的阿保知道,一旦說錯了話,家裡就會有一場大風暴要爆發。

阿霞雖然心裡再有千萬個懷疑,卻因為苦無證據,也就只能啞巴吃黃蓮,悶著苦說不出來。

幾次的諜對諜下來,阿霞眼見阿保這條路是行不通了,只好山不轉路轉,再想其他的路子去,眼下是不得不忍了。

 

晚霞*北上

那個年頭的台北滿地黃金,每個人都想到台北來打拼,呆在下港小小地方,就算再有出頭,也就只有那個樣子。

恰巧阿忠一個死黨好友來找阿忠,想要找他合資,兩個人到台北開間大酒家,以他的門路再加上阿忠的資金,絕對沒有虧本的道理。

阿霞見機不可失,既可以離開這個破鄉下地方,離開阿忠他那可怕的老阿嬤,還可以順便斷了他現在外面那些花花草草,實在是一舉數得。阿霞每夜都在阿忠耳邊鼓吹著,要他趁著現在好時機,晚了機會都讓人佔走了,那他們還賺個什麼呢!

被阿霞煩了好幾天的阿忠,也開始動搖了。的確是機不可失啊!

再說了,可以離開阿銀的眼皮子底下,對他來講也是好的,畢竟對她多少還是有些虧欠,那種每見她一次就內疚一次的心情,也實在是太折磨人了,阿忠終於同意到台北去發展。

 

只不過阿霞的如意算盤也有出錯的時候,阿忠並不打算要帶著她們一家四口上去台北。

「孩子都還那麼小,你要帶他們上台北做什麼呢?好好呆在這邊陪陪他阿公、阿嬤不好嗎?他們再來也沒幾年了……。而且,讓他們多和阿保相處,對你也是好的。」阿忠語重心長的對阿霞分析利弊。

就算心裡再不放心讓阿忠一個人上台北,再後悔當初沒有想到阿忠也會有這一步棋,對於這點,阿霞卻沒有藉口推拖。

她恨恨的點頭,要阿忠每個星期都要回來看看她們,不要讓她們變成了寄人籬下的可憐母子,說完,淚眼潸潸楚楚可憐的望著阿忠,不再出聲。

這招苦肉計,對阿忠起了很大的作用,阿忠看著他這個沒名沒份的細姨,想著他一雙兒女,內心暗自告誡自己,不要再辜負了這個女人了。

 

阿忠到台北發展以後,家裡對阿霞更沒有好臉色!

把他們唯一的一個兒子拐到台北去,以後要是他們全家都搬上去了,那他們以後還有什麼可以依靠?

只不過,阿霞對於他們並不是太在意,反正再撐個兩三年,她就可以藉口讓小孩上台北唸書,跟著一起上去了,這幾年的辛苦可以換來她後半輩子的快活,再怎麼算都是值得的,她過的愈發得意,對阿銀的臉色也不再那麼氣燄高漲。

 

阿霞沒有等太久,到阿芬該上一年級的時候,她就迫不及待的和阿忠商量了。

她說:「台北的教育比較好,為了孩子們著想,還是到台北去接受教育會比較好。」

阿忠沒有理由反對,為了他這兩個寶貝兒女,做什麼他都願意,更不用說是要帶他們上台北了,何況一切的努力和打拼,不就是為了他們嗎。

很快的他們就準備好把戶口遷到台北,然後一家人全搬了上去。

阿保的阿公、阿嬤雖然捨不得這個金孫,但是阿忠的話也不無道理,然到要金孫以後都在這麼個窮酸地,那未來還會有什麼發展呢?難不成要像他們一樣賺辛苦錢嗎?況且,阿忠到台北以後,生意是真的更加好了起來。

 

阿霞再一次勝利,而且是大獲全勝。

昏暗的沒有一點燈光的屋裡,只剩下阿銀一個人的淚眼婆娑,阿忠他永遠看不到也不想再看到了。

 

為了一家四口有個安頓的所在,阿忠將他北上幾年賺來的錢全砸下,一口氣買下了一間對他們來講負擔略大,六十幾坪多的房子。

住慣了鄉下寬闊房舍的人,哪裡住得來小小一間三十幾坪的房子,眼下他們先辛苦點,錢,再賺就有了,總是要為他們的未來想,以後等房貸都清了,他們也就輕鬆了!

最重要的事,以後阿保的未來也不用那麼辛苦。

他和阿霞是這麼打算的,就他們兩個先辛苦一點吧!兩個人努力一點,把現在那間酒家再擴大局面,錢總會賺來的。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幽幽谷

ayakol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